干细胞与脊髓外伤

2020-11-28

沙特患者XXX,女性,27岁牙医,因为车祸意外受伤,造成C5-6骨折脱位,C5水平脊髓损伤伴四肢瘫痪,左肺挫伤,第二肋骨骨折,在当地医院行骨折手术复位,但仍遗留颈5,6以下上运动神经元瘫痪,T4以下感觉丧失,同时尿便失禁,当时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,在术后12天接受胚胎神经干细胞移植,同时行气管切开,人工气道呼吸。入院时查体:生命体征平稳,一般状态尚可,意识清楚,双肺呼吸音清,心肺听诊未闻及异常,腹软,尿潴留,双上肢远端肌力0级,近端肌力3-级,双下肢肌力3级,T4,5以下痛觉减退,双侧Babinski sign(+),Chaddock sign(+),余查体不合作。 患者多次接受干细胞移植,一个疗程共66天后前往当地医院康复治疗,逐渐拔管并愈合,病人可正常呼吸,双手可以屈曲动作,左手手腕的伸张运动也开始恢复,在同年的9月9日,患者在当地医院康复后感觉双上肢神经疼痛及右侧肩膀根性痛。出院查体:意识清楚,双肺呼吸音清,心肺听诊未闻及异常,腹软,双上肢远端肌力1级,近端肌力3+级,双下肢肌力3+级,T4,5以下痛觉减退,(但较前有所好转),双侧Babinski sign(+),Chaddock sign(+)。事隔1年随访,患者一般状态尚可,右肩疼痛明显,肩部运动肌力可达3级,左肘部屈曲肌力5级,旋前及内收达4级,双侧手腕肌力1级,双手肌力仍为0级。生活中家里诉只要一点点的协助就可以坐在椅子上,她可以自己开电动轮椅,她的左上肢可抬到她的脸上,她的左手手腕主动伸张拇指和食指可以紧握在一起,但不能产生功能。于次年2月家属借助平衡仪可站立,在轮椅及床上可平稳坐立,大腿略微能感觉到触觉。

分享